×

首页» 公告与新闻 » 媒体专区

媒体专区

 

 经过三年的发展,上海原油期货的价格独立性初显,即能较好地反映亚洲原油供需关系,还与欧美原油期货形成了良好的互补关系。在运行质量和市场规模不断提升的同时,做到了有效应对市场风险,为实体企业风险管理提供切实可靠、稳定有效的工具。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转眼间原油期货上市已满三年,其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也越发凸显。

 

2020年,在疫情等因素影响下,全球经济受到剧烈冲击,原油需求大幅下跌,国际油价大幅波动。在这样的环境下,上海原油期货承受住了市场考验,展现出较强的韧性和自我修复能力,不仅为全球原油价格重回理性平衡发挥了一定作用,而且也为相关企业提供了安全有效的风险对冲场所,助力整个产业链有序复工复产。

 

境内企业参与度明显加深

 

经过三年的发展,境内外市场对于上海原油期货的认可度显著提升。“这虽与其快速扩大的市场规模和流动性有着一定的关系,但更重要的是上海原油期货已成为继纽约原油期货和布伦特原油期货之后的世界第三重要基准。”Horizon Financial首席经济学家Henry Chen曾通过外媒这样表示。

 

其实上海原油期货首日交易就非常成功。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摩根大通商品研究中心研究主任、终身讲席教授、金融系主任杨坚曾说道,“仅仅第一天,上海原油期货的早盘交易量就相当于最具可比性的迪拜商品交易所阿曼原油合同上市首日交易量的12倍。上海原油期货的价格变动甚至能在短期内对两大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变化产生显著拉升作用。这说明上海原油期货市场已能够有效汇聚国内甚至亚太地区的有关信息并对国际原油市场产生影响。这对于一个2018年才正式启动的期货市场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一德期货总经理助理佘建跃表示,在疫情冲击期间,上海原油期货做出了与基本面相符的反应,1月间价差由原来的近高远低转向了近低远高,明显体现出了区域基准的作用。受此影响,不仅上海原油期货远月合约交易量和持仓量明显增加,非主力合约成交量占比更是从2019年3月初的3.4%提升到了2020年3月初的51.4%。而这些在杨坚看来,无不表明“中国原油期货价格曲线正在不断完善”。

 

在这样的背景下,2020年上海原油期货整体参与度有所加深。尤其是境内市场,在上海原油期货因基本面不同走出独立行情的情况下,相关企业纷纷调整配置,通过上海原油期货来降低采购成本和可能出现的风险。为疫情防范常态化形势下炼化行业平稳发展提供了有效保障。

 

以境内石油行业的某龙头企业为例,受市场需求影响,该企业每年都需要购入大量原油。到2020年3月至4月期间,在疫情和沙特大幅增产的影响下,国际油价在需求萎缩下大幅崩跌,作为境内石油产业龙头的某企业,面临长约合同和海外份额油销售极度困难的情况。而当时的上海原油期货,因国内生产恢复预期较境外有所溢价,加之交易所积极扩充交割库容,为海外原油运至国内提供了大量商业库存。在这样的情况下,该企业通过卖出上海原油期货取得了一定收益,实现了海外投资资产的保值增值。

 

除此之外,该企业将上海原油期货视为新的供货渠道,通过交割提货的方式,在降低自身采购成本的同时,获得了一定额外收益。

 

类似的操作还有某位于环渤海地区的大型石化集团企业。当时上海原油期货于六七月间在现货库存充足的背景下,走出了独立于国际市场的回调行情。据该企业相关负责人介绍,当时上海原油期货主力合约均价较Brent原油期货主力合约均价低30元/桶左右。加之,上海原油期货以人民币计价,不仅可避免汇率波动风险,资金流转也更为便利。且不同于境外市场,上海原油期货还可直接提取现货,操作也更方便。因此,该企业一改往日的习惯,采用了“上海原油期货+升贴水”的计价方式与持有上海原油期货仓单的贸易商签订采购协议,采购该贸易商所有拥有的期货仓单。

 

据了解,8月末该企业通过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标准仓单系统完成了仓单接收,取得华东某交割库49万桶上扎库姆原油货权。完成注销出库后,上述企业顺利将该批原油运抵渤海湾某港口,并运至炼厂用于生产。

 

总的来说,该企业相关人士表示,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形势下,上海原油期货交易不仅可有效保障企业的原油供应,还可在为原油采购提供丰富个性化选择的同时,有效降低原油成本,增强了企业的风控能力,开创了企业发展的新格局,为企业高质量发展创造了新机遇。

 

此外,上述龙头企业的相关人士补充道,在过去一段时间,上海原油期货还充分发挥了国内套保工具与资源池的作用,为企业复工复产和原料平稳供应提供了重要支持。

 

至于2020年我国期货市场可以提供如此多现货的原因,牛津能源研究所相关论文中指出,主要是因为去年全球石油市场几近崩溃,提振了我国市场的吸引力,加上石油储存容量增加,鼓励老牌外国贸易商向我国输送更多石油。该论文认为,随着我国能源市场的继续开放,我国交付石油市场的重要性将会上升,而上海原油期货合约的作用也将随之增强。

 

境外企业认可度不断提升

 

除了境内企业,过去一段时间,境外企业对于上海原油期货的重视度也在不断上升。当前,不仅有不少境外相关企业已开始安排专人紧盯亚盘时段的上海原油期货价格波动,包括摩根大通集团、高盛集团公司、日本经纪公司瑞穗证券、法国巴黎银行、法国兴业银行等在内的大型国际机构,也在上海原油期货发展迅猛的情况下,为市场提供这种衍生品交易服务。

 

相对于其他境外机构,摩科瑞等国际能源及大宗商品贸易公司的参与度无疑更深。在2020上半年进行过实物交割的摩科瑞发现,目前上海原油期货的参与者并不局限于外资贸易公司,国内相关企业、国际原油巨头以及国内期现公司等都有参与其中。在摩科瑞相关负责人看来,正是这种层次丰富的市场参与,使得上海原油期货迅速回归至市场价值,充分发挥了期货合约的价格发现功能。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2020年下半年,摩科瑞同样在上海原油期货库存飞涨,境内含硫库存价格优势凸显时,进行了原油仓单的提货操作。据上述负责人介绍,“作为贸易商,上海原油期货合约无疑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额外的可交割渠道,可使得贸易商作为供需连接桥梁的职能可以更好地发挥。”

 

在满足进口需求的同时,摩科瑞还将上海原油复出口至周边海外客户,在打通新的贸易流向的同时,也促进了上海原油期货库存的双向流动。

 

此外,由于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与库存实货紧密相连,且根据上期能源相关制度规定,多头和空头交割在到期日就意味着实货交割的相应义务。鉴于此,该负责人说道:“作为贸易商,我们通过锁定盘面价格就可以确定实货成本/销售价格,锁定实货来源/销售路径,这无疑给我们提供了除传统升贴水贸易之外的新的定价模式,而且这类模式对于中国参与者来
说将更直观也更容易把控。”

 

据了解,上海原油期货的复出口业务,主要是指部分贸易商在运费剧烈变化、国内库存高企的情况下,利用上海原油期货和中东阿曼原油的价差管理原材料成本和运费风险的操作。通过此操作,上海原油期货交割油最终被送往韩国等周边国家的炼厂。因此,在市场人士看来,上海原油期货复出口业务全流程的打通,不仅标志着上海原油期货应用场景进一步拓宽,更意味着上海原油期货价格辐射至东北亚地区迈出了重要一步。

 

因为,一方面,随着复出口业务的落地,上海原油期货的货源流向进一步多元化,从过去简单的进口向转关出口、辐射整个东北亚地区转变。另外,在复出口过程中,各港口海关、边检、海事等部门积极协同,各指定交割库操作规范,提货流程通畅,也向海外炼厂、海外大型贸易商等境外参与者多方位地展现了我国原油期货向世界油品产业开放的实力。另一方面,上海原油复出口业务落地后,中东市场相应油种运至东北亚的实货升贴水报价出现明显下滑,并向上海原油期货定价靠拢。考虑到国际贸易的传统习惯,阿曼原油、巴士拉轻油等上海原油期货的交割油种,通常使用普氏价格加升贴水的方式来定价。换言之,这样的改变意味着上海原油期货合约价格已经能精准反映东北亚区域的原油基本面,上海原油期货价格初步辐射至东北亚地区原油实货市场。

 

丰富产业风险管理工具

 

随着原油期货市场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提升,产业对于原油期货标准仓单的需求也在持续增长。以2020年为例,相关数据显示,最高时,上海原油期货中有50%左右的持仓来自一般法人客户,此后虽然在行情逐步平稳的情况下,市场风险管理需求减弱,但一般法人的持仓占比仍维持在较高水平。

 

然而,上海原油期货的结算价为全天加权平均价,相对于相关炼厂、贸易商在现货普遍采用的境外市场月均价或提单日后前几天均价结算模式,两者多少存在一定价差。为提升企业套保的精准度,满足产业客户对风险管理的需求,上期所和上期能源中心参考国际惯例,在原油期货上推出了我国期货市场的首个TAS指令。

 

据了解,目前上海原油期货的TAS指令上线已近半年,不仅运行平稳,其服务实体的功能也得到一定体现。毕竟,目前上海原油期货的TAS指令主要被产业企业用于开展仓单转让套保。

 

在TAS推出前,买卖双方进行仓单转让的套期保值只能通过期转现实现,但期转现的前提是必须在相应合约有持仓。对于没有期货持仓的,则只能在盘中以接近前一日结算价的价格建仓,操作便利性不高且增加了套保成本。“总的来说,TAS的推出,一定程度上改善了这一情况。”中大期货副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景川说。

 

特别是对于那些已经在上海原油期货上进行卖出保值的仓单持有者来说,国投安信期货研究院高级分析师李云旭表示,转让仓单时通过上海原油期货结算价计价,并利用TAS指令在计价日平仓,无需盘中多次下单模拟当日结算价,大大降低了套保成本,同时其卖出价能精确地锁定在卖出保值的开仓价,做到精准套保。正因如此,过去一段时间,中化石油、中石油、恒力石化、复瑞渤、托克、中银国际等在内的境内外相关企业,以及风险管理公司等多家企业都参与到了TAS指令的交易中。

 

实际上,仓单转让利用TAS精准套保的案例,在景川看来,其实也为产业上下游企业定价做了示范。

 

虽然当前国际原油贸易计价仍然以欧美原油期货为主导,但光大期货能化总监钟美燕认为,TAS指令的推出,将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产业客户运用上海原油期货价格,毕竟通过TAS指令,企业操作可以更方便快捷,且上海原油期货目前已初步体现出区域性基准价的作用,更能体现东南亚地区市场的供需情况。

 

在这样的情况下,业内人士相信,随着TAS指令逐渐为更多产业企业所了解和运用,一定程度上也会推动上海原油期货计价在现货贸易中的使用,并再次促进TAS指令在现货贸易套期保值中的应用。

 

总的来说,市场人士普遍认为,经过三年的发展,上海原油期货的价格独立性初显,即能较好地反映亚洲原油供需关系,还与欧美原油期货形成了良好的互补关系。在运行质量和市场规模不断提升的同时,做到了有效应对市场风险,为实体企业风险管理提供切实可靠、稳定有效的工具。未来,随着TAS指令的持续优化,相关衍生品工具(原油期权、成品油期货、天然气期货等)序列的不断完善,相信我国能源衍生品市场将在保运行、保稳定的同时,切实维护我国能源安全,保障相关能源企业利益,为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提供助力。

本网站支持IPV6访问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 或使用谷歌浏览器、火狐浏览器的最新版本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 版权所有 © 电话:20767800 传真:20767988
沪ICP备1400441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32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