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公告与新闻 » 媒体专区

媒体专区

 

 时光走过三年,中国原油期货从一棵小苗拔节生长,栉风沐雨,凌空展开了绿色臂膀。


自2018年3月26日上市以来,我国原油期货“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人民币计价、保税交割”的制度设计经受住了实践检验。2020年国际原油市场大幅波动,甚至出现“负油价”。面对极端市场考验,我国原油期货展现出较强的韧性和自我修复能力,总体运行稳中有进,价格独立性初现,较好反映了亚洲原油供需关系,为全球原油价格重回理性平衡点发挥作用,为相关实体企业风险管理提供了切实可靠、稳定有效的服务。


市场功能发挥良好


上市三年,我国原油期货累计成交量11319.66万手(单边)、累计成交金额44.10万亿元。2020年,我国原油期货交易量、持仓量均大幅提升,较2019年分别增长20.04%和312.93%。其中一般法人、特殊法人日均成交量同比均增长近40%,合计占品种日均交易量约四成。自2020年5月恢复夜盘以来,日盘日均成交占比从2019年的27%上升至44%,在亚洲交易时段发挥了更加积极的作用。在期货业协会(FIA)公布的全球能源类商品期货期权交易量排名中,上海原油期货居第16位,在原油期货中,市场规模仅次于WTI(美国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和Brent(布伦特)原油期货,排名世界第三。


“市场功能发挥良好,价格独立性初现。”我国期货专家胡俞越评价说。他表示,提升重要大宗商品的价格影响力,更好服务和引领实体经济发展,对于期货市场而言,主要靠定价功能引领。原油期货市场已初步表现出“一主两翼”功能,“一主”是指定价这个核心功能,“两翼”是指风险管理和财富管理功能。


目前,我国原油期货价格较好反映了亚洲原油供需关系,与欧美原油期货形成良好互补关系,成交持仓大幅上升,境外参与度、投资者结构持续优化,市场规模和流动性稳步扩大。


中国海油集团能源经济研究院院长王震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20年,我国原油期货经受住了大挑战,表现出更好的价格发现功能,更好反映亚洲市场特点,更多向周边市场辐射。越来越多的国内外独立炼油商、炼油公司、航空公司等实体企业参与我国原油期货市场,且由于我国原油期货以人民币计价,还有效规避了汇率波动风险。


国际知名金融专家、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校区)摩根大通商品研究中心研究主任杨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3年来,中国原油期货市场发展迅速,无论是交易量持仓量增加明显,还是市场质量改善,都令人瞩目,甚至出人意料。“在2020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期间,中国原油期货的市场韧性充分得以体现。”杨坚表示,研究表明,按照普遍使用的买入卖出价差这一市场流动性指标来衡量,中国原油期货主力合约的流动性随着时间不断改进。2020年的中国原油期货平均买入卖出价差已经与布伦特原油期货主力合约的流动性相当接近。


不断提升价格影响力


2020年7月,青岛董家口港,原油期货交割库中的阿曼原油出库装船,出口至韩国炼厂。这标志着上海原油期货复出口业务全流程打通,我国原油期货应用场景进一步拓宽,其价格辐射至东北亚地区迈出重要一步。


浙江永安国油能源有限公司参与了此次复出口业务,其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我国原油期货的国际认可度进一步提升,成为境内外参与者广泛认可的套期保值工具与金融避险工具,也是中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招牌。随着复出口业务的落地,上海原油期货的货源流向进一步多元化,从过去简单的进口向转关出口、辐射整个东北亚地区转变。在复出口过程中,各港口海关、边检、海事等部门积极协同,各指定交割库操作规范,提货流程通畅,向海外炼厂、海外大型贸易商等境外参与者多方位地展现了中国原油期货向世界油品产业开放的实力。


上海原油期货复出口业务落地后,中东市场相应油种运至东北亚的实货升贴水报价出现明显下滑,向我国原油期货定价靠拢。这意味着我国原油期货合约价格已经能精准反映东北亚区域的原油基本面,上海原油期货价格初步辐射至东北亚地区原油实货市场。


2020年,我国率先控制住了疫情,上海原油期货价格较境外市场率先企稳,在实货领域的应用场景不断拓宽。比如,河北鑫海、山东神驰等独立炼厂将期货交割库内的原油通关进口,作为原料使用。国际大型贸易商在运费剧烈变化的情况下,利用上海原油期货和中东阿曼原油的价差管理运费风险。而以上海原油期货结算价计价的原油在交割出库后,转运到韩国、缅甸、马来西亚等国家,相关国家涉油企业在现货贸易中更加关注“上海价格”。这说明我国原油期货价格在客观反映国内供需的基础上,逐步由境内到岸价向亚太地区贸易集散地价格转变。


助力涉油企业平稳运营


2020年面对极端市场考验,上期所、上期能源充分利用规则,通过适时动态调整涨跌停板、保证金、仓储费,及时扩大交割库容等一系列组合拳,有效释放市场风险,维护了市场稳定,为实体企业管理风险提供了切实可靠、稳定有效的场所,助力实体企业渡过难关,也为全球原油价格重回理性平衡点发挥了作用。


实体企业是如何运用我国原油期货市场的呢?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有一家石油产业的龙头企业,每年从境外进口大量原油,原油期货为其在原油进出口和加工过程中的利润锁定及资产保值增值提供了重要途径。


2020年3月至4月,因疫情叠加沙特大幅增产影响,国际原油需求萎缩,油价大幅崩跌,该企业长约合同和海外份额油销售极度困难。而此时因国内生产恢复预期,上海原油期货较境外出现溢价。该企业通过卖出原油期货实现对海外份额油的保值,取得良好收益。


上海原油期货充分发挥了国内保值工具与资源池的作用,为企业复工复产和原料平稳供应提供了重要支持。业内专家表示,我国原油期货为涉油企业平稳经营提供了重要的市场工具,这表现在四方面:


一是帮助实体企业通过原油期货锁定价格,有效管理价格波动风险。
二是实现期现有机结合,通过实物交割,有效解决企业产供销难题。2020年,上海原油期货累计交割8515.9万桶,是2019年的4.8倍。
三是通过原油期货扩大商业库存,提升我国能源安全水平。得益于上海原油期货快速扩大的交割库容和价格优势,境内外产业企业积极参与卖出交割,实现了石油商业储备的快速增长。
四是推动保税现货贸易发展。2020年,原油期货仓单转让和期转现规模近5000万桶,呈现跨越式增长。企业通过仓单转让和期转现优化现货资源配置,推动了保税现货贸易发展。


此外,我国原油期货还立足产业需求,参考国际惯例,推动交易机制创新,提升市场深度。2020年10月12日,原油期货TAS指令及日中交易参考价正式上线,上线以来运行平稳,境内外大型石油公司、贸易商、炼厂正逐步参与,用于开展仓单转让套保,将对现货贸易中采用上海原油期货结算价计价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截至2021年3月25日,TAS指令总成交量5298手,成交金额14.06亿元。


对外开放方面,上海原油期货的境外参与度不断提升,同时业务规则和制度已受到国际监管机构、行业组织和市场参与者的普遍认可。截至2021年3月25日,上海原油期货境外客户分布在五大洲(亚洲、非洲、欧洲、北美洲、大洋洲)的23个国家和地区,已有68家境外经纪机构在上期能源备案。


上期能源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下一步将加快上线原油期货期权,稳步推进天然气、成品油期货研发,不断完善产品序列。同时,切实维护国家能源安全,扎实推进原油期货功能发挥,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助力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本网站支持IPV6访问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 或使用谷歌浏览器、火狐浏览器的最新版本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 版权所有 © 电话:20767800 传真:20767988
沪ICP备1400441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32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