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公告与新闻 » 媒体专区

媒体专区

 

 记者 韩雨芙

油价波动令产业链面临巨大挑战

 

今年春节以来,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滑,油品需求随之承压。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油价格也受到冲击,不断下行。特别是在3月沙特、俄罗斯就进一步减产谈判失败后,供应因“价格战”大幅增加,原油价格继续大幅下行,甚至一度跌破20美元/桶一线。在这样的情况下,全球石油产业链企业面临巨大的挑战。

 

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市场,企业究竟该如何管理价格波动带来的运营风险呢?近日,在上期所主办的“线上期货大讲堂——原油专题”活动中,多位市场人士对目前的原油产业链基本面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并根据自身多年的经验分享了相关企业应用衍生品工具的模式和方法。

 

风险在管不在避 利用衍生品稳经营

 

在一德期货总经理助理佘建跃看来,衍生品工具主要帮助企业管理市场价格风险,使其达到可知、可控、可承受的程度,本质上是企业对价格风险敞口的管理。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在石油产业链中,基于不同的诉求,各环节的基本价格风险敞口会有所不同。比如对于上游的石油生产商来说,他们希望油价高,因为随着价格的上升,盈利也会越来越多,属于单纯的多头型敞口。与之相反,下游终端的油品用户诉求则是油品价格低,因此其风险敞口与上游截然不同,是单纯的空头性敞口。至于中游的贸易企业,他们的诉求是原料的成本低,然后卖出去的产品价值高,实际上是一种价差性敞口,并非单边的多头或空头。

 

除了分析不同企业的基本风险敞口,佘建跃认为,企业还需要根据自身的情况和对市场的分析,先确定自身的风险偏好和操作目的。毕竟在衍生品市场进行套保对冲,是要占用一定成本的,而部分敞口延长时间,或从均衡价格的角度来说,是可以自动抵消的。比如炼厂为对冲成品油与原油价差偏离而进行的转移原油计价期的操作,其敞口可能因均衡加工或延长时间而被自动抵消,一旦操作只会增加成本。

 

“这还是比较好的情况,还有部分操作不仅复杂,还可能因为使用的衍生品工具流动性有限,而出现头寸无法平仓带来额外损失的情况。炼厂为对冲成品油与原油价差进行的择机卖出成品油与原油远期价差的套保操作,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一旦价差扩大,炼厂的炼油收益很可能因此减少。”他补充道。

 

当然,利用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或套期保值仍是非常必要的。闫建涛说,尤其是在当前去全球化、反自由贸易、反传统的国际大环境下,在技术不断更新换代突破的情况下,黑天鹅事件和灰犀牛事件发生的概率加大,进而会导致油价巨幅波动,影响下游炼化销售。利用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或套期保值,虽然不一定会因操作而赚钱,但最起码可以减少亏损。只是要在操作前做好相关的评估,并在操作时严格遵守相应的操作制度。

 

特别要注意的是,管控风险本质上与避险不同,这取决于经营思路和对市场的精准分析。“经验表明,企业运营的过程中,一味追求风险或是回避风险,对于企业来说都存在一定弊端。要想做好风险管理,就需要先找到一个符合企业自身和市场环境的平衡点。”闫建涛说,以目前市场的热点话题囤油为例,理论上当油品供大于求时就是囤油的最佳机会。但目前的市场充满不确定性,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不少客户甚至因为过早抄底而出现了大额的损失,更有甚者出现了穿仓的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更安全地囤油呢?佘建跃认为,除了与正常的囤油操作一样,先提前布局仓库外,还需提前两个月买货,并在期货上对这部分货物进行空头对冲,实施动态管理。另外,尽可能地保证自己低价买回的货品,可以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当市场的远期价格曲线变平坦时,考虑到这意味着供需的平衡,可以适时解除空头对冲头寸。“这样的操作不仅可以规避价格剧烈波动的风险,还可以安全地将库存提升起来。”他说。

 

考虑到上海原油期货的走势不仅与国际油价高度相关,目前对东南亚地区原油供需的反应也越发明显,叠加本身以人民币计价,降低了汇率风险,从企业经营层面来说,也不存在期货盈亏合并报表的问题,闫建涛表示,国内企业通过上海原油期货进行套期保值或风险管理,不仅机会更多,在操作上也更为便利。

 

据了解,近期在上海原油期货合约连续性逐步提升的情况下,市场普遍认为,现货企业以国内原油期货价格作为贸易基准价的条件已基本成熟。作为国内首个利用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作为基准价进行贸易的企业,京博石化负责人告诉期货日报记者,他们从未放弃过这一贸易模式,此前仅是因条件不具备而不得不暂停。目前市场条件已基本成熟,他们有意再次试用这一模式进行相关贸易。

 

本网站支持IPV6访问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 版权所有 © 电话:20767800 传真:20767988
沪ICP备1400441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3248号